T.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一一柴静《看见》

「武白」校园pa · 点文

-

    傍晚的余晖带着轻白的微尘射进屋子,烤得桌上的书籍都暖呼呼的,散发出木质品独有的醇香。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用指尖小心翼翼地拎起了一本书,却又立刻像弹簧一样避开。

     “诶卧槽!书在阳光下放一会儿,都烫成这样,我们岂不是也要慢慢被烤熟啊!”

     正值盛夏,白糖嗷嗷大叫的声音在空旷的会议室里扩散,令人感到更加烦躁。

     武崧盘腿坐在桌子上,腰上还系着校服外套。用手把额前的刘海向上撩了撩,拿纸巾轻轻擦拭脸上的汗水,试图压制一下自己因为太热而想要爆粗口的内心。但现实貌似适得其反,擦过汗水后,便捷装抽纸浓郁的香水味又立刻“黏”在脸上,闻得武崧有点感到反胃,头晕,一时有种大脑短路的感觉。

     他现在宁可死在空调房里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

    ……不过说到底自己此刻煎熬的处境,都是这个丸子的宏伟功绩所赐。

    要不是这死丸子不在开会时好好听讲还因为犯贱使得自己出糗,自己也就不会在开会时当众大发雷霆,还差点亮出韵纹暴露京剧猫的身份 …… 小青也就不会罚自己和这臭丸子一起打扫会议室一个月。

    这一个月下来怕是会被这丸子气成精神分裂吧……

     武崧表示自己欲哭无泪。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结束这个任务吧。

-

     “别闹了丸子,尽早打扫完卫生,晚上我陪你撸串。”

     武崧边说,边灵活的从桌子上一跃而下。

     “……丸子?”

     空旷的会议室突然变得冷清,只能听见窗外隐隐约约传来操场上喧闹的声音。

     白糖不见了。

     ......

     卧槽白糖你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么?!

     武崧感觉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一万匹草泥马的践踏。

     武崧只得一个人继续打扫卫生。还别说,武崧正经干起活来,那可比女生都还要细心——他先整理了书架,按书名的首字母从小到大排列整齐一层层放好;小跑到洗手间,接了小桶水匆匆赶回,用蘸湿的抹布仔细擦拭了桌子的所有平面;柜子上凌乱的文件夹也重新按时间顺序排列整齐……

- 30分钟后 -

     “呼……”

     武崧随意地拉起白体恤蹭了蹭脸上的的汗水,体恤立刻湿了一大片,毕竟还是第一次这样打扫卫生。但那丸子还临阵脱逃,留他独自一人待在这里!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现在,武崧一旦想到白糖,诸葛孔明的声音就总是若有若无的在耳蜗萦绕。

-

    “臭屁精臭屁精!”

     武崧再三确认是白糖的声音后,僵硬地转了转身体,微笑着向外望去。

    “臭屁精!还不快迎迎本天才!”

     白糖推门而入,还嘚瑟地向着武崧甩了甩手里的蓝色塑料袋,里面好像装了些什么。但他还没有注意到现在气氛的微妙。

     武崧【笑】: “……”

     白糖: “……武崧,你这个笑看得我有点怕”

     白糖话还没说完,武崧就抢先开口:

     “果不其然,你在我独自一人打扫完就出现了,嗯?”

     由于武崧背对着阳面,白糖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不过他也不想看见那种堪比死亡凝视的眼神。

     武崧生气了。

     白糖尴尬地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脚下一个踉跄,武崧抓住了白糖白嫩的胳膊,将他和自己的位置调换。白糖本能地向后退了退,不料直接顶到了桌子。

     武崧也不甘示弱,大跨步走向前,手肘贴在桌子上,双臂刚好把白糖困在一个范围内。

     二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两件轻薄的体恤,甚至能感觉到对方身体的温度。

     “……”

     意识到自己现在暧昧的处境,白糖不禁炸了毛: “喂喂喂你你你……你干什么!”

     却没有得到武崧的回应。

     武崧炽热的目光在白糖身上游走。

     时间静止般,武崧总觉得自己突然get到白糖的……萌点了?

     虽然武崧和白糖是一起长大的,每天的日常也就是打打闹闹扯扯嘴皮,但是他从未仔细地端详过白糖,从未发现他的五官凑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顺眼。

     —— 浑身上下的肤色几乎没有太大的色差,白皙得干净,给人一种单纯善良的印象。余晖将他的黄色眼睛照得透彻,就像在发亮。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奶味。

     武崧一时间有一种陷进去的感觉。

     身体不由自主地愈发往前倾。

     可能是身体贴地过于近,武崧压疼了白糖。

     嘴里不觉发出呜咽的声音,白糖不适地扭了扭身体,

     “我…我只是觉得太热了,去买雪糕和可乐……啊!对,雪糕!”

     无法挣脱武崧,白糖只好无奈的指了指那个蓝色袋子。

     “……哦?”

     武崧的神情有点慌乱,他在瞬间被拉回现实,竟第一次有了心虚的感觉。他连忙松开了白糖,顺手把袋子拿了过来。

     白糖还原地愣在那里,显然还是蒙圈状态,他就是有点不明白武崧刚才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自己突然就被不明所以地 “咚” 了!? 对象还是自己的发小!?

     白糖的内心是M M P的。

     “喏,吃。”

     武崧淡淡地说道,撕开雪糕的包装袋,雪糕已经半融化了,淡绿色的表层半脱落,露出了橘色的夹心。

     武崧只剥开了一根,递给了白糖。

     不...不生气了?

     白糖将信将疑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接过雪糕,好像拿着什么易燃易爆品一样。但在武崧紧盯的目光下,还是抱着“来啊谁怕谁”的态度将雪糕送向嘴边。

     ……这可能白糖这辈子都最后悔的选择。

-

     就在雪糕的顶端即将碰到牙齿之际,一直沉默不语的武崧突然向白糖倾斜了过来,抓住白糖的手腕向上提了提,压下去。嘴唇轻轻地落在了雪糕的侧面。

     “唔……!”

     当白糖惊觉自己发出奇怪的声响时,大脑已经开始感觉极度缺氧了,瞳孔微缩,不可思议地盯着武崧近在咫尺的双眸。直到舌尖冰凉甜腻的触感刺激着太阳穴传来一阵钻痛,他才敢确认这是真实发生的!

     自己居然被武崧强吻了!

     自己居然被暗恋的人强吻了!

     脑海浮现这行字,白糖脸上的白皙早已不复存在,大片红晕浮现,就像一个烟视媚行含羞带怯的少女。

     味蕾已经无法传递甜甜的雪糕味儿了。

     武崧的舌尖强行钻过雪糕,触碰到了白糖的舌尖。

     在白糖的口腔缠绵。

     互不相让。

     舌尖冰凉的触感和口中的温热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略为微妙的触感。

     已经完全沉浸在这个奇妙的亲吻中,白糖开始慢慢笨拙的迎合武崧。

     唇齿触碰的声音,带着清脆的声响和啧啧的水声萦绕在教室。

     直到白糖开始了无力地挣扎,武崧才放过了白糖。

     白糖整个人瘫坐在了桌子上,目光有点呆滞,嘴唇上已经出现一个显赫的咬痕,看起来就像娇艳欲滴含苞未放的红玫。他不停地喘息着,目光飘游不定地东张西望,直到他看见了右腕上一条显眼的勒痕——卧槽武崧抓得忒狠了吧!

     “武崧!……”

     大声喊出对方名字后,本以为自己接下来会雄赳赳气昂昂的白糖同学在对上武崧同学的眼睛的一瞬间,又立刻变成了蔫的花朵。

     武崧看着眼前炸毛躁恼的白糖,嘴角不由地向上弯了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直径走向白糖。

     一把将白糖从桌子上拽了下来,俯视着身下只到自己脖颈处的白糖,像是宠溺般地将下颚搭在他的银发上,轻声呢喃道:

     “太萌犯法,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了。”

【 END 】

梓琛:
呜哇俩小时爆码还是没有赶上520……算了521我也很满足了!
ರ_ರ

什么?我这么可爱写出来的糖怎么会黄! 【你滚

点文的小可爱(真的抱歉拖这么久抱歉抱歉):

@Summer_雨筠行
@爱啥啥
@就是喜欢啊
@_衍雯_

归档

评论(11)

热度(123)